习近平:“我坚信我的父亲是一个大英雄”

2013年10月14日 浏览次数: [ ]





《习仲勋传》 《习仲勋传》编委会 著 中央文献出版社 2013.8


  1949年3月1日,习仲勋和夫人齐心的第一个女儿在延安桥儿沟出生,后来姥姥邓耀珍说:“孙女在桥儿沟生,就给她取名“桥桥”吧!”

  二女儿在西安出生,取名“安安”,每日与姐姐形影不离,分外亲热。习近平、习远平两兄弟小时候天资聪颖,志向远大,好学上进,招人喜爱。

  习仲勋用自己的一言一行影响着家人。他疼爱孩子,但从不娇惯,不让孩子养成不好的习惯。


齐桥桥穿过的衣服,再给妹妹安安和弟弟近平、远平穿


  有时候他也和孩子们一起去商店转转,孩子们看见玩具就嚷嚷着要买,因为习仲勋从不带钱,孩子要不到,就不高兴,他就耐心地讲道理,同时坚决不让别人代买或赠送。

  (习家)孩子们的衣服和鞋袜大都是“接力”着穿,大的穿旧了,再让小的穿。齐桥桥上初中时,母亲齐心把炼钢时穿过的一件大襟罩衫给她穿,上面有不少被钢花烫出的洞眼。齐桥桥穿过的衣服鞋袜再给妹妹安安和弟弟近平、远平穿。

  孩子们习惯穿旧衣服,穿着新衣服反倒不自在,因为同学们穿得都很朴素。以至于习仲勋后来给桥桥做工作说:“你是女孩子,还是要穿好一点。”

  习家人节俭行为出乎人的意料……家里厅堂的灯晚上一般很少打开,他要求房间里只要没人,一定要随手关灯。在外面散步时看见地上有烟头,他都会俯身捡起,扔到垃圾桶里。

  在他的影响下,家人一直保持着随手关灯、节约用纸、拧紧水龙头、自觉维护公共卫生的良好习惯,不仅儿女们一直保持着,就连孙辈们也继承了爷爷的这些好传统。

  为了让孩子养成独立的生活习惯,习仲勋让齐桥桥、习安安、习近平、习远平姐弟四人都在八一小学寄宿上学,每周回家一次,都是他们自己乘公共汽车上下学,习仲勋从来没有用自己的车接过他们。孩子们除伙食费和乘坐公共汽车费用外,几乎不给零用钱。

  有时孩子们吃冰棍花了钱,就没有足够的钱乘坐公共汽车,只好走路回家。路远累得走不动了,齐桥桥就拉着弟弟妹妹的手,坚持走到下一站再坐车,为的是省钱。


为了不让学校知道女儿是副总理的孩子,让其改随母姓


  习仲勋教育子女不搞特殊化,不允许搞任何特权。

  习仲勋坚持让齐桥桥吃住在学校,和同学打成一片,同吃、同住、同学习,保持平民本色。

  那时习仲勋担任国务院副总理,名字经常出现在报纸上,习姓又很少见,很容易让学校的老师和同学联想到习桥桥就是习副总理的女儿,习仲勋为了避免学校因此照顾女儿,就让她改随母姓,家庭出身也由“革命干部”改为“职员”,齐桥桥的名字一直沿用至今。

  20世纪80年代初,习仲勋当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这是他一生职务最高的时候,这时他对子女教育的要求更加严格。

  那时,一些干部子女利用父母的地位和影响经商捞钱,有的违法乱纪、触犯刑律,严重损害了党的威信,在社会上造成极坏的影响。习仲勋对此十分忧虑,他认为作为党的高级干部,纠正党风,首先要从自己做起,从自己的家属做起,端正了家风,才能树起好的党风。

  他和前妻生有习和平、习乾平、习富平(习正宁)两女一男。女儿乾平“文化大革命”前毕业于外交学院,学的是法语,分配到《国际商报》工作。1983年,王光英筹建光大公司,有意调她去工作。习仲勋闻知后,当面谢绝了王光英的好意,他说:“还是不要调她去好。你这个光大公司名气大,众目睽睽,别人的孩子能去,我的孩子不能去!”

  后来他将此事告诉了乾平,女儿委屈地说:“我是学外语的,到光大可以发挥自己的特长,为祖国的改革开放做点事情,有什么不好?”习仲勋严肃地说,人只要有才能,在哪里都可以发挥作用,就怕你没本事。你是习仲勋的女儿,就要“夹着尾巴做人”。

  乾平继续在《国际商报》工作,后来出了几次国。习仲勋知道女儿多次出国的事后,就要她说清出去的理由。父女俩为此在一次吃饭时燃起“战火”,女儿顶撞说,我是记者,我是学外文的,出国是工作需要。习仲勋忽然站了起来,把筷子一摔,高声说道,哪有那么多的工作需要?不要什么行为都加上工作的名义!直到女儿表示今后不再随便出去,要踏踏实实工作后,他才消了气。

  儿子习正宁,是“文化大革命”前中国科技大学自动控制专业的高材生,毕业后被分配到陕西户县山沟里一个国防科研单位工作。刚恢复的解放军后勤学院急需从军内外选调一批专业技术人员。由于习正宁各方面的条件都符合要求,被选中并迅速办理了调动手续。

  就在快要报到之前却起了变故,原来习仲勋得知此事后,没有与儿子商量就让学院撤回了调令。习正宁想不通,认为这完全是正常的工作调动,与父亲没有任何关系。习仲勋深知儿子当年因他的牵连而在毕业分配时受了影响,但他这次还是让陕西省委做工作,要儿子继续留在原单位。他说,不能让人说我习仲勋刚恢复工作就调儿子回北京,如果那样做就会影响党在群众中的威信。


  习家的忧伤往事:女儿文革中被迫害致死


  习仲勋的家庭不仅有欢乐、融洽、和谐,也有忧伤和酸楚。女儿习和平聪颖秀丽,恬静文雅,为习仲勋所疼爱,在“文化大革命”中被迫害致死,是习仲勋难以抹去的心痛。

  在文革中漫长的监护日子里,习仲勋有八年时间没有妻子和孩子们的任何音讯,更不知道他们的境况。

  之前一次见面还是在1965年12月。那时正在北京郊区参加“四清”运动的妻子齐心,在习仲勋赴洛阳前专门请了一天假看望他,此后两人再没见面。

  他惦念着齐心,齐心也挂念着他。“文化大革命”开始后,齐心的处境更加困难,因与习仲勋没有“划清界限”,被康生列入500人黑名单之中受到审查,在“五七”干校劳动长达七年之久。

  当时四个孩子都尚未成年。三个稍大一点的孩子,桥桥到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劳动锻炼,安安到山西省运城地区临猗县临晋公社云冲大队插队,近平到陕北延川县文安驿公社梁家河大队插队。小儿子远平和妈妈在一起,去了“五七”干校上“五七”中学,初中毕业后,就被剥夺了继续升学的权利,到工厂当车工学徒。

  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齐心于1972年冬给周恩来写信,请求解决生活上的实际困难,希望能与习仲勋见面。周恩来很快做出批示,要求有关方面予以落实。

  之后不久,习仲勋被专案组带到北京城里的一个地方,齐心和孩子早已等候在那里。见到习仲勋,孩子们一下子围了上来,亲热地叫着:爸爸、爸爸。他八年没有见过孩子了,顿时热泪盈眶。面对两个女儿,他已经分不清哪个是桥桥,哪个是安安,看着两个长大了的儿子,竟然完全不认识了。习仲勋离开家时,近平11岁,远平8岁,这时已分别是19岁和16岁的大小伙子了。

  25年后,习近平颇为感慨地谈起了这次相见时的场景:“他看见我们就哭了,我赶忙给他递了一支烟,也同时给自己点燃了一支。他就问我,你怎么也抽烟了?我说,“思想上苦闷,这些年,我们也是从艰难困苦中走过来的。”他沉默了一会儿说,“你抽烟我批准了”。到第二次再见到我时,他竟然把自己用的一个烟斗给了我,并说:“我知道你没有条件抽纸烟,回去以后就用这个烟斗抽旱烟。”这是他在困难境地送给我的一件礼物,我一直保存到现在。”


  习近平:“我坚信我的父亲是一个大英雄”


  习近平担任福建省省长时,齐心依照家里的规矩给他写信,语重心长地说“高处不胜寒”,嘱咐他更要从严要求自己。

  2001年10月15日,家人为习仲勋在深圳举办88岁寿宴。按照中国人的习惯,88岁是“米寿”,是人生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习家三代人及亲朋好友欢聚一堂为他祝寿,这也是习家人难得的一次大团聚,唯独缺席时任福建省省长的习近平。不是习近平不想参加父亲的寿宴,而是作为一省之长,实在难以脱身,于是写了一封拜寿信。

习近平写道:


  自我呱呱坠地以来,已随父母相伴48年,对父母的认知也和对父母的感情一样,久而弥深。希望从父亲这里继承和吸取的宝贵与高尚品质很多,给我最深印象的大约如以下几点:

  一是学父亲做人……您这一辈子没有整过人和坚持真理不说假话,并一以贯之……

  二是学父亲做事……我辈与父亲相比,太过平庸,汗颜不已。但更令我们感动的,是父亲从不居功,从不张扬,对自己的辉煌业绩视如烟云……

  三是学父亲对信仰的执着追求……在社会上喊我们是“狗崽子”的年代,我就坚信我的父亲是一个大英雄,是我们最值得自豪的父亲……

  四是学父亲的赤子情怀……您是一个农民的儿子,您热爱中国人民,热爱革命战友,热爱家乡父老,热爱您的父母、妻子、儿女……

五是学父亲的俭朴生活……父亲的节俭几近苛刻。家教的严格,也是众所周知的……


习仲勋在最后的日子里对子女们说:“我没给你们留下什么财富,但给你们留了个好名声!”


  摘编于《习仲勋传》(下卷)


来源:壹读网  发布时间:2013年10月2日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主办 地址:北京市宣武门外大街40号 总机电话:010-83138000  信息维护电话:010-83138311

2007-2016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4703号文保网安备案号110102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