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7,我们的红楼梦》:“宝玉”诉说与陈晓旭的“耳鬓厮磨”

2017年06月21日 浏览次数: [ ]




欧阳奋强


1987,我们的红楼梦

《1987,我们的红楼梦》  欧阳奋强 著  中国轻工业出版社  2017.6


宝黛初会:她善解人意,爱开玩笑,会鼓励人


我和陈晓旭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去香山的路上。

傍晚,我和演贾琏的高亮从山下回山上的住地,远远看见了一个苗条、瘦弱、气质不凡的女孩子,走近了看得更清楚了,一个直觉告诉我:她就是演林黛玉的演员。

高亮给我们介绍:“这是欧阳奋强,宝玉。这是陈晓旭,演黛玉的。”

还真是演林黛玉的陈晓旭。

我和陈晓旭互相点点头,这就算是认识了。

陈晓旭后来对我说,她当时是冷眼打量我,觉得我还是一个小孩子,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怎么看都是一个顽童。

我是最后一个进组的演员,先前定下角色的演员已经熟悉得跟一家人一样了,我融不进去,一和大家在一起我就很拘谨,不好意思说话,心怯得都不敢看其他人。这个时候,刚好有一只苍蝇飞过来一直在我头上转。陈晓旭看见了,就开玩笑说:“欧阳,没有想到你是招苍(蝇)一员(议员)!”——召仓议员是日本电影《追捕》中的一个反面角色。

陈晓旭这个玩笑立即引起了在座所有人的哄堂大笑,拘谨感顿时消除了很多;这个玩笑也让我知道了这个演林妹妹的陈晓旭很有幽默感、也很善解人意,由此对她产生了好感。

陈晓旭不但善解人意,喜欢开玩笑,还会鼓励人。

我以前在峨影演员剧团是板凳演员,极少演主角。因此,在“红楼”剧组那么多主要演员里,我是比较没自信的一个,陈晓旭看出我的心思后对我说:“我看过你演的《杨小亮》!”

我以为她是客气,没想到她竟说出了一句当时看过《杨小亮》的人都知道的“著名”台词:“我给小汽车加点油。”她真的看过我演的这部戏!而且那句台词她学得还挺像。她说的这些给了我很大的自信,渐渐地心理上和大家的距离缩小了。

和剧组的兄弟姐妹熟悉之后,我露出了自己本性,本来他们对我是否可以演好宝玉还比较怀疑,一看我吃饭的样子更让他们受不了。这是因为我吃饭的时候会埋着头狼吞虎咽,脖子憋粗了,眼睛也瞪圆了,油嘴花脸,好像和谁在抢食一样。吃饱了,我还用手背一擦嘴巴,没有一点贾宝玉的书生气、脂粉气。

王贵娥(尤氏扮演者,选角负责人之一)实在看不过去了,就说,“哎,宝玉同志,你能不能慢点吃,我们是不会和你抢的!”大家又是一阵哄笑,我的脸唰地一下红了,“嗯?哦!咳,这是习惯。”王贵娥说:“马上就要拍戏了,你应该注意点儿,戏里吃饭的戏很多,我担心你到时候改不过来。”

我笑:“平时是平时,演戏是演戏。”

陈晓旭听着我们的对话,就在一边微笑不说话,静静观察我。


耳鬓厮磨:我就不信捉弄不到你陈晓旭


我初来乍到一直找不到人物的感觉。陈晓旭很着急,说:“欧阳,哪有林妹妹不和宝哥哥一起搭戏的?我们要经常在一起,熟悉之后才有导演要求的耳鬓厮磨的感觉。”

陈晓旭的认真和主动,让我对她刮目相看,这样就有了我和她时常在一起的时间,一起玩耍、搞恶作剧。

有次我们散步,走到山上找到一个环境好、风景好的地方,陈晓旭把一根竹竿系上纱巾做的纱兜,往肩上一挑,花锄和花兜都有了。

陈晓旭用林黛玉看贾宝玉的眼神瞥了我一眼,我心领神会,开始和她对了一遍台词,就是“西厢记妙词通戏语,牡丹亭艳曲警芳心”那一回。排了一会儿我们都发现彼此的拘谨还在。

随后,指导老师刘宗佑(贾雨村扮演者)看到这一幕,露出失望的表情说:“你们没有交流,没有情,知道吗?”晓旭点头看我,像看陌生人一样静静看着我。

我也知道进组之后,我的片段总是被表演否定,自己心里也说不出那种难受的滋味,做了这么多的努力,还是被刘宗佑老师否定了,还把陈晓旭拖累了。

怎么才能把宝哥哥和林妹妹的戏演好呢?

在回去的路上,晓旭主动对我说:“人物分析得怎样了?”“我正在写。”我不敢看晓旭,看着别处回答她。这不对啊,她是林妹妹,我怎么说话不看她呢?我意识

到了这点,便回头看着晓旭:“你快写完了吧?”

“我已经写完了,因为我对林黛玉太熟悉了。”陈晓旭像林黛玉一样看着我,再次刺激了我对人物的体会,开始和她聊天:“你好瘦,体重不到80斤?你是南方人吧?”陈晓旭说:“不是,我是地地道道的东北人,鞍山的。”

“怎么长得像我们南方人,还特别像江浙一带的女孩子,真的很像林黛玉。”陈晓旭抿着嘴,微笑看着我,我又问,“你一定很喜欢林黛玉吧?”

“是的,所有作品中的女性形象,我最喜欢她。”

“我以前看《红楼梦》的时候,就是不喜欢林黛玉。”我说的是实话,这也是很多男性读者看《红楼梦》的一个感觉。

“为什么?”陈晓旭睁大了眼睛,好像我说我不喜欢林黛玉就像不喜欢她一样。这就是宝玉和黛玉有时闹别扭的感觉,我心里一丝喜悦袭上来。我希望继续强化这种感觉,这种宝黛之间特有的纯真感觉。于是说出了我的实话,不管她高不高兴:“太小心眼了,宝玉真的娶了她,神经受不了!”

陈晓旭可以接受别人说她的不好,但她绝对不能容忍有人说林黛玉的不好。听见我这么一说,她有些发火了:“你根本就欣赏不了她的美,你不过是一个凡夫俗子罢了。你认为你那个宝玉可爱?他到处留情,是个须眉浊物,泛爱主义者。黛玉怎么会爱上他!”

陈晓旭的一阵狂轰滥炸,把我打击得无语,只好眨巴眼睛说:“好厉害呀,赢得输不得!”对,这也是宝玉对大观园里姐妹们的心理,就是自己虽然被大家宠爱,但是他爱这些姐妹,这些姐妹抢白他,宝玉都不往心里去。

人物的内心感觉找到了,可是要放开来演,还要一个过程。

导演组和其他人看了我的片段,说我演的宝玉像个小警察,老成、呆板、不活泛。王扶林导演给我下了任务:淘气,剧组里任何人我都可以使坏。要淘气、使坏,还不得罪人地完成任务,这种事情只好找陈晓旭。她的点子很多,还可以把握好火候。果然,她笑眯眯地同意了,但约法三章:只捉弄别人,不能打内战。

剧组里面好多人遭了我们的殃,我还真是玩得有些过头了,把目标转向了陈晓旭。

有天上午,看见晓旭在阅览室看书,我写好一封信,让人捎给她,信里写道:

陈晓旭同志:

我们珠影厂最近欲招一批青年演员,看到报纸上宣传过您,我们想与您见面谈一次,看您是否愿意到我们厂来工作,见面之事,已与《红楼梦》剧组的制片主任打过招呼,明天下午一时请您在山下等候,我们届时前往,我们住在北影招待所。

珠影艺术室王东和、徐小中我看信送到了陈晓旭手里,悄悄跑到阅览室门口,透过门缝看陈晓旭的反应。

陈晓旭拿着那封信有些莫名其妙、不太相信的样子。盯着信看了一会儿,她就把信放在桌子上继续看书。真沉得住气啊!我就不信可以骗过别人,就骗不了你陈晓旭。

接下来的时间,我都尽量避开陈晓旭,偷偷观察她有什么异样的行为。

可两天了,她都没有动静,我沉不住气了,在走廊遇见陈晓旭,问她,“你没有出去啊?”,“没有啊!”

我眨巴了几下眼睛,真的太失望了,怎么就骗不了她呢?唉,打道回府,继续想招,一定要捉弄陈晓旭一把。刚转身,陈晓旭大喝一声,“站住!王东和!我不知道你欧阳还有这个笔名哪!”

我笑起来,大笑,我太有成就感了。

“好你个徐小中,居然开玩笑开到你的顾问身上来了,你简直是个犹大,太可气了!”当她把王东和、徐小中的名字都说出来的时候,气得浑身发抖。

我赶紧给她道歉:“对不起,你不是没去吗?算了啊,不要生气!”

晓旭冷笑:“你以为可以骗到我吗?你的骗局一点也不精致。”

我躬身谦虚地说:“是啊,在这方面我还要向你学习。”

我直起腰杆后,问晓旭:“我的玩笑怎么就不精致呢?”

陈晓旭得意地笑着说:“昨天我拿到信还是有些相信的,不过又觉得不对,珠影干嘛就凭着报刊上的宣传来找我呢?也太轻率了吧?刚好晚上我有住在北影招待所的朋友给我打电话,我就顺便问他们招待所里面是不是有珠影来的人,朋友很肯定地告诉我说没有。”

沮丧袭上来,这恶作剧的任务还真是不好完成。

陈晓旭猜到我的心思,微笑道:“我也有点相信,想到底是什么人给我写的信呢?”我来劲了,说:“我就不信捉弄不到你陈晓旭!”

她鼻子“哼”了一声,真的怕我再使什么招祸害她,转身跑到王导那里告状:“欧阳在这两天充分发挥了他的聪明才智和恶魔本性,不能让他继续为非作歹、坑害百姓了,他如今不像警察了,已经是十恶不赦的恶棍了!”

王导听了陈晓旭的话哈哈大笑,终于认可和验收了我的作业,我也终于找到了宝玉自身的感觉和与其他人物的关系了。

因为有了陈晓旭和我私下的接触、配合,我们演起戏来就有了默契。


来源: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视听阅读  发布时间:2017年6月21日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主办 地址:北京市宣武门外大街40号 总机电话:010-83138000  信息维护电话:010-83138311

2007-2016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4703号文保网安备案号110102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