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是欲望达成

2015年12月03日 浏览次数: [ ]




弗洛伊德


梦的解析封面(立)

《梦的解析》〔奥地利〕西格蒙德•弗洛伊德 著 译林出版社 2015.10


如果我们从峡谷中穿过,看到一片广阔的高地,道路纵横,景色美不胜收,这时我们应该会短暂驻足,为接下来先去什么地方陷入沉思。眼下我们就面临着这种情况。站在首次成功解析梦的巅峰,因这个突如其来的发现豁然开朗。梦并非不懂音乐的人利用乐器发出的无节奏声音,并非没有意义的或荒诞的,也并不表示人们部分思想睡眠,另外部分思想苏醒。与此相反,它们是百分百有效的精神现象,即欲望达成。它们是由极其复杂的精神活动组成的,跟清醒状态下能被理解的心理活动相连。

然而,我们刚刚开始为这一发现感到欣喜时,便遭遇了一系列问题。若从解析梦中,我们了解到梦是欲望达成,那这种表现欲望达成的方式何以会如此迥异平常,让人疑惑?它们在成为我们清醒后依然记得的显梦之前,经历了怎样的变化?这类变化是如何产生的?梦的材料的源头在哪里?从梦的思想中能够观察到的很多特征——比如它们彼此矛盾——又源自哪里?梦能不能揭露人们内部心理过程中的某些新事物?梦的内容能不能将我们清醒时的观点纠正过来?

我的建议是,将这些问题暂时搁置,沿着一条确定的道路继续前进。我们已了解梦是欲望达成,那我们关注的第一点肯定是,这是上文中解析过的梦例独有的特征,还是梦的普遍特征。因为虽然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发掘出每个梦都具备某种意义或精神价值,但各个梦的意义也许各不相同。第一个梦是欲望达成,第二个梦是畏惧展现,第三个梦也许仅仅是深入思考,第四个梦只是重复了某段记忆。我们能不能找到别的欲望达成的梦,还是一切梦都是欲望达成?

我们能很容易地证实,一般而言,梦都很明显地表现成欲望达成,这导致人们一直无法破解梦的语言一事,让人很费解。比如我经常做一个梦,就跟实验差不多,想做就能做。晚饭时,我若吃了鳗鱼、橄榄等咸味很重的食物,就会在夜间因口渴醒过来,此前通常会梦到自己在大口大口喝水,水的味道好像甘泉,醇美至极。之后,我醒来,被迫真去喝水。而醒来后,我才察觉自己做了这种跟口渴有关的梦。因为口渴,就希望喝水,这种希望在梦中变为了现实。因此,我们能比较容易地发现,梦是在实施一项功能。我睡觉很沉,身体需求很难将我唤醒。若借助喝水的梦便能解决口渴的问题,那就不必真去喝水了。这是一种方便梦,取代了实际行动,这类状况也存在于实际生活中。可惜我能通过梦到对奥托和M博士的报复获得满足,却无法通过梦到喝水解决口渴问题。不过,两种梦有着同样的意向。我这种口渴梦前段时间出现了某些变化。入睡前,我就觉得口渴,喝掉了摆在床边桌子上的一杯水。入睡数小时后,我再度感到口渴,这时我只能去太太那边的桌子上拿水喝,因此我又做了个梦,跟这个场景相当契合,我太太从一个花瓶中倒水给我,事实上,那个花瓶是伊特拉斯坎人的骨灰坛,我去意大利旅行时带回来的,之后我又将它送了人。我喝水时,水是咸的(很明显这是因为骨灰的缘故),随后便醒了。我们能留意到,在梦中,所有事件都能很方便地安排好。因为其仅有的目的,便是达成“我”的希望。方便自己和造福他人确实无法兼顾。骨灰坛出现在梦中,或许是为达成另外一种欲望。就像我拿不到太太那边的水一样,我对那个骨灰坛已归别人所有,心存遗憾。而我最终会因这骨灰坛和口中不断加重的咸味清醒过来。

我对动物的梦没有了解。不过,我留意到我学生说的一句谚语:“鹅会梦到什么?梦到玉米。”这两句谚语便囊括了梦是欲望达成的所有理论。

很明显,我们只借助对语言的利用,就能快速为我们跟梦的隐含意义相关的理论作出证明。但某些时候,一般的语言在谈及梦时,也确实会表现出轻蔑(“梦是空话”好像就为对梦的科学评判提供了支持)。然而,与梦相关的日常语言,整体看来都跟欲望达成有关。若发觉事实超出了预期,我们便会欣喜地说:“我做梦都没想过会这样!”


来源: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阅读悦读   发布时间:2015年11月27日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主办 地址:北京市宣武门外大街40号 总机电话:010-83138000  信息维护电话:010-83138311

2007-2016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4703号文保网安备案号110102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