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观“整修”不能切断文化脉络

2016年04月01日 浏览次数: [ ]



冯江


近几年来,传统村落不断获得各种资金的支持,既有中央和地方政府的专项基金,也有社会资本的投入和捐助。这些资金对村落保护来说是一大笔钱,但钱花在哪里,就成了一个问题。

  有的村落选择发展旅游作为突破口。游人对传统村落的喜爱与向往,有些源自对时间痕迹之美的感念,有些则是因为老村逐渐消逝、老房子逐渐倾圮而带来的怅惘。游人为村落乡土景观而来,村落却往往用自己理解的城市景观来迎接。村民们想象了游人们喜欢的景象,费尽心力粉饰建筑外墙,添建新景,比如有的在祠前水塘上建造木制的九曲桥,将村旁稻田改成草坪。早几年还有过一个极端的例子,有人建议把作为村民草场的坝子修整后放进水,让远道而来的城市旅人沉醉在“高原湖泊的美景”之中。

  发展旅游当然是村落保护的路径之一,村落的基础环境和设施也有改善之必要,但如此靡费资财地造假景,实则切断了村落本来的文化脉络,损害了村落动人的质朴之美,对村落整体景观保护和传播不仅无益,反而有害。

  传统村落本来就是在漫长的农耕时代里沉淀形成的文化遗产,作为一种文化资源和空间资源,它应为更多人认识。这是发展村落旅游的合理性所在。发展旅游,势必要添置、修建一些服务性设施,这也是合理的,但对村落的建设仍应保持其乡土的特质,保持村落景观与农业生产方式之间的关联,使游人通过游览,了解传统村落的知识,认识到眼前所见的村落景观之所以形成,乃是因其朴素而深刻的文化历史。

  在贵州安顺鲍家屯,有一座始建于明洪武年间的水碾坊,是安顺乡间常见的木结构、片石屋顶的建筑,为一户鲍姓人家所有,距今已有600余年的历史。因建筑年久失修,有人提议建一座水泥的新式碾坊取而代之,理由是既可提高效率,又能更加坚固耐用。最终的修复采用了古建筑专家吴庆洲的方案,请当地工匠用当地的材料和匠艺传统加以修缮,整个施工费用仅两万余元。就是这座很不起眼的小房子,以原有的方式维持了主人的生计,再现了鲍家屯二十四景之一的“碾坊听音”,被评价为亚洲农业文化景观保护的杰出范例,并成为我国入选“世界最佳遗产”的首个项目。

  鲍家屯水碾坊的故事为传统村落的保护提供了有价值的启迪:过去殚精竭虑的擘画和精巧的技艺没有被放弃,原有的生产方式、空间形态和水利形态得以保持,培育乡土文化的土壤依然丰沃。

  传统村落景观保护是整体性保护,这个整体性既包括主体建筑,也包括人、技艺和生活方式、生产方式。因此,只有以巧取胜、以质取胜,将有限的资金用于物质系统与价值系统的双重保护,传统村落的保护行动才具有远见和知性。


来源: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4月1日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主办 地址:北京市宣武门外大街40号 总机电话:010-83138000  信息维护电话:010-83138311

2007-2016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4703号文保网安备案号110102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