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当代艺术史上罕见的个案

2016年03月18日 浏览次数: [ ]



顾村言 徐佳和


  2016年3月16日,连环画泰斗贺友直先生在上海瑞金医院逝世,享年94岁,这个突然而至的噩耗令许多熟悉贺老的人感到难以接受。据家属介绍,贺老在早晨时还自己下面条,临近中午,他在卫生间里休克了,送到瑞金医院,一度有过好转,却在晚间开始吐血不止,终与世长辞。

  上海巨鹿路上一间十平方米的斗室,可以称得上是中国最狭小的艺术家工作室,贺友直从1956年起便居住于此,60年没有挪过窝。冬季,整整一个上午,工作室的窗户都见不到阳光路过,而隐隐的嘈杂市声,车轮滚滚而过的声音,隔壁电话铃响,楼下小孩的叫声,都可以透过薄壁传入室内人的耳中,精神矍铄的贺老在此“蜗居”,以一颗安贫乐道的心醉心于自己的连环画创作中,每日挥毫不止,微薄的稿费拿来换酒喝。

  贺友直是特定时代造就的连环画家,墨韵色彩上本身的变化并不多,以平实白描的手法致力于人物造型、生活场景及总体构图,从而使连环画脱离了小儿科而成就了蔚为大观。贺友直的连环画绝非一般意义上的“小人书”,而是一代人的集体“文化记忆”。从贺友直的连环画中,人们所看到的不仅只是一幅幅风俗画,更可以借此追寻一个已经逝去的时代。

  贺友直创作的第一部连环画作品是1949年创作的《福贵》;1952年出版的《火车上的战斗》曾在1957年全国青年美术作品展览中获一等奖。他的作品《山乡巨变》,被称为是中国连环画史上的里程碑式的杰作,并于1963年在文化部与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全国第一届连环画评奖会上获得一等奖。他的得意之作还有《白光》《朝阳沟》《连升三级》《十五贯》《小二黑结婚》《申江风情录等》。《白光》获第二届全国连环画评奖绘画一等奖;《十五贯》《朝阳沟》《皮九辣子》等均获全国奖;出版有《贺友直谈连环画创作》等。

  经历过抗战、内战、“反右”、“文革”,一路运动,一路走来,贺友直画过《小二黑结婚》《山乡巨变》《孔老二罪恶的一生》等阶级斗争时期的命令式任务稿,也画过旧上海的“三百六十行”,现在还在报纸上开设专栏写作绘画。虽说“谨慎”二字深深地印在贺友直的心上,他也会在谈话中时不时提醒自己“不谈及他人,不发牢骚”,但是遇到看不惯的现代事物,他依然忍不住要发表自己的不同意见,只是,他会以诙谐而幽默的语言,以自嘲的方式道出内心的不满。

  贺友直的好友、画家评论家谢春彦曾为其十多本书作序,贺老也是他喜欢尊敬且互相视为知己的人。他对早报记者说:“我上午打电话给贺老,他在电话里和我说:‘我有点累了,画不动了。’没想到晚上就听到噩耗,我春节期间给贺老拜年,给他画了一幅画,贺老开玩笑地给我五元压岁钱——我拜年是要给贺老叩头的,我只给我的老师叶浅予和贺老叩过头。”谢春彦说,“他知道自己的分寸,坦承自己画的是小人书。他早年丧母,孤苦零落,以贫贱的出身、小学的学历,经历种种磨难,又选择了艺术这条危险并绝不保险的路,风风雨雨,一路坎坷万状,于屈辱中坚持理想和独特艺术己见,经百折千难而终成一代‘小人书’大画家,受到海内外的尊敬。他以白描为主要艺术手段的连环画,半个世纪来不独得到最广大读者群的喜爱,受到官方的肯定表彰,尤其能得包括中西画油、国、版、漫诸画种苛刻的同行的认可尊崇,实在是当代艺术史上罕见的个案。”

  中国美院教师、画家王犁也向早报回忆了前不久他与贺老的一件趣事。他今年1月30日赴沪,近午,“骚扰贺友直老先生,进门老爷子问我找谁?我说找贺老爷子,他说这里没有,我说走错门了,作转身走状。老人正要准备午餐,看我很配合的样子,就开始乐了。”

  王犁想让贺老给一个朋友签一本书。他签名字后,问多少年龄啦?答三十多了。贺老接着写“女史”。王犁接着说:“是潘鸿海的女儿,你知道潘鸿海么?”“唉!你要早告诉我,我会写贤侄女!潘鸿海编《富春江画报》的时候,是我的衣食父母,我们是老朋友了。你看,已经写了,没法改!”签完名,贺老“很正式地双手齐眉”递过来。


来源:东方早报  发布时间:2016年3月17日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主办 地址:北京市宣武门外大街40号 总机电话:010-83138000  信息维护电话:010-83138311

2007-2016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4703号文保网安备案号110102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