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岱年:我的中哲史研究与哲学观点

2013年01月05日 浏览次数: [ ]



标   题


  我自三十年代在清华、五十年代在北大讲授中国哲学史课程,到现在前后几十年了。反思几十年研究讲授中国哲学史的过程,略有可言。

  研究哲学史,必有一定的方法,必有一定的观点。我在三十年代阅读了西方分析哲学的著作,对于逻辑分析方法很感兴趣。分析方法要求对于每一概念、每一命题进行深入分析,确定其真正含义;对于每一命题确定其理论根据。我认为,这对于哲学史研究是十分必要的。三十年代,我阅读了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哲学著作,对于辩证唯物论哲学的基本观点与基本命题完全赞同,于是试用唯物辩证法来考察中国古代哲学发展演变的过程。总起来说,我研究中国哲学史,兼用了分析方法与辩证法。运用分析方法,对于每一概念、每一命题、每一理论,进行了理论分析,确定其含义以及不同学派的分歧所在。运用辩证法,对于不同学派之间的对立统一的关系进行了探索。

  由于我赞同唯物论,又赞同辩证法,因而对于中国哲学史上的唯物论哲学与辩证法学说特别注意,并大力加以宣扬。我认为中国哲学史有一个唯物论的传统。中国古代唯物论的表现形式是气一元论。我对于中国哲学中的气的观念与气一元论的发展演变进行了考察。我注重研究了中国哲学中唯物论的发展演变,也注重研究了中国哲学中辩证思想的发展演变。

  此外我提出了对于古代哲学中价值观的探索。以前的哲学史著作很少谈到古代哲学家的价值观。事实上,古代的儒家、道家、墨家、法家各有其一定的价值观。我开始提出对于古代哲学家的价值观的考察。

  我研究哲学史,同时对于哲学理论问题也进行了思考,不可避免地对于一些哲学理论问题具有自己的观点。我肯定唯物论的基本观点,肯定“世界的统一性在于物质性”,肯定对立统一是世界的基本规律。三十年代,我曾发表两篇文章,一篇是《谭理》,论证所谓理在事物之中。另一篇是《论外界的实在》,论证客观世界的实在性。这些是我的基本观点。五十年代以来,我的教学任务是讲授中国哲学史,以致未能对于哲学理论问题作更深的钻研,现在想来不无遗憾。

  现在我年过九十,精力衰退,不能做进一步的研究了。《周易》六十四卦终于《未济》,未济表示完而不完。我一生的研究工作也是完而不完。我深深理解《未济》的含义。

2000年11月19日

来源:《人民论坛》2000年12月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主办 地址:北京市宣武门外大街40号 总机电话:010-83138000  信息维护电话:010-83138311

2007-2016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4703号文保网安备案号110102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