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

2016年02月29日 浏览次数: [ ]



李家同


  说起来,这已是三十年前的事了,当时,我被派到美国去接收一架计算机,三十年前,这是一件大事,我们要受训三星期之久。

  公司替我们找到了一家特别的旅馆,这家旅馆在华盛顿波托马克河的河畔,有极大的园子,房子是所谓殖民地时代古色古香的白色建筑物。最令我难忘的是旅馆家具,全部尽量维持殖民时代的典雅风格,连我的房间里,还放了一个大的瓷壶,是可以拿来洗手的那一种。

  每天晚上七点,旅馆摇铃表示吃饭的时候到了,所有的旅客一起下楼去吃晚饭;老板是位女士,一定会和我们大家一起吃饭,虽然是洋饭,可是颇有美国南方人的口味,大家一面吃饭,一面聊天,气氛极好。我虽然很怕吃洋饭,居然每晚都吃得津津有味。

  客人们大多数都是年轻人,我到现在还记得一位来自纽约的律师,常告诉我们他在纽约遇到的危险事件,另一对年轻夫妇是一家跨国公司的会计师,两人都是高薪,在蜜月旅行。有一位来自日本的电子工程师,也每天和我们吃饭,他没有开口过,大概英文太差了,我猜他听了但没有懂。

  我去了不久后,就注意到旅馆里有一位长住的老太太。这位老太太一个人住一间房,每天下午会到园子里去散步,总有一位男性侍者悄悄地跟着她,这位老太太对人和善,可是对我们的谈话,是无法插嘴的,只能对大家微笑,每次吃完了,她都会谢谢大家,先行离去,因为她是老太太,大家照例都会站起来送她,以示礼貌,老板娘一定会陪她走回房间。

  我们几位同事对这位老太太很感兴趣,我们知道长期住旅馆是相当昂贵的,可是这位老太太却又不像是有钱人,她一点架子都没有,而且对大家还特别客气,每次侍者给她加菜,她一定左谢右谢。

  有一天晚上,大概十一点半左右,我们被满旅馆的嘈杂声弄醒了,原来老太太不见了,她房间门大开,旅馆年轻男旅客都被叫起来找她,因为园子极大,又在河边,很多人摸黑在园子里找她。

  小陈和我都认为老太太一定梦游到外面去了,看到十几位年轻人在园子里找,我们决定开车出去找,我们沿着右边转弯到大路上去,就这么巧,果然看到糊涂老太太在路上走,已经有一辆汽车停了下来,我们赶到,老太太居然认识我们,也肯跟我们回去。

  我们像英雄似地回到了旅馆,大家都来恭喜我和小陈,老板娘看到老太太平安归来,如释重负,弄了一杯热巧克力,强迫老太太喝。老太太仍然笑眯眯地不断谢谢大家,她看到了老板娘,对她说:“真要谢谢你,你根本不认识我,还对我这样好,让我住在这里,从来不向我要房租,要不是你,我真不知道要到哪里去住。”老板娘听了这番话,几乎昏了过去,后来索性走到隔壁房间去放声大哭。

  我和小陈对老板娘的这种反应,深感不解。第二天在吃早餐的时候,老板娘来找我们,一方面谢谢我们,一方面解释这位老太太究竟是谁。原来老太太其实是老板娘的母亲,只是她得了老年痴呆症,忘了这个女儿,以为老板娘是陌生人,因此对老板娘心存感激,她老是笑眯眯的,也是因为她认为她真有福气,晚年有陌生人供给吃住,使她无忧无虑地生活。虽然老太太自己很高兴,她的女儿心里总是难过,眼看着自己母亲,却不能叫一声母亲,难怪她听了老太太那番话以后,会难过得几乎昏了过去。

  我们不久就离开美国,三年以后,我到华盛顿出差,有一天下午无事,特地开了车子,拜访我住过的那家旅馆。

  旅馆一切如常,生意显然非常好,老板娘一眼就认出了我,邀我留下来喝咖啡,她告诉我,她母亲过世了,在过世之前,她母亲一直快快活活的,因为她以为大家都是陌生人,陌生人对她那么好,当然心情一直很好。她无疾而终,在睡梦中过去的。

  我问老板娘有没有很遗憾,自己的妈妈始终不认识她,她说刚开始确实如此,后来想开了,就因为她妈妈得了老年痴呆症,一直以为她是由陌生人奉养,才会过得如此快乐。自从母亲去世以后,老板娘开始她新的人生,决定把她的余生专门奉献给陌生人,做一个好的义工,因为她知道这样做,会使很多人非常快乐。

  老板娘带我去一家老人院,她临走时,带了一大盒旅馆厨房当天烤出来的蛋糕和饼干。老人们看到她来,都很欢迎,正好是下午茶时间,咖啡和茶由院方供给,糕饼全部由她供给,因为是现烤的,香气扑鼻,老板娘要我和她一起服侍这些老人们,看到老人们对我们的感激,我感到十分快乐,我也深深地了解为什么老板娘喜欢替陌生人服务。

  老板娘事后告诉我,要去服侍老人的人多得不得了,她每周可以去一次,是因为她带糕饼去,院方才给她这个特权。我在那里被一位老先生逮到了,他和我大谈计算机。老先生退休以前是一家飞机公司的计算机工程师,进了老人院,从未有人和他谈过计算机,我被他抓个正着,整整谈了一个小时,还是院方管理员来解救我,我才能离开。虽然我累得半死,可是想到这位老人家可以痛痛快快地找人聊想聊的事,也觉得不虚此行。

  自从这次以后,我也开始做义工了,做义工永远是替陌生人服务,绝大多数的时候,我们连对方的名字也弄不清楚,对方更弄不清楚我们是谁。可是我知道,我们双方都快乐,陌生人被我们服务会由感激而快乐,为陌生人服务当然不会带给我们任何物质上的好处,可是只要看到对方如此快乐的表情,自己焉有不快乐之理?



来源:《陌生人》李家同 著 世纪出版集团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年1月版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主办 地址:北京市宣武门外大街40号 总机电话:010-83138000  信息维护电话:010-83138311

2007-2016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4703号文保网安备案号110102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