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轮回

2016年03月28日 浏览次数: [ ]



林清玄


  到银行办事,等着叫号码的空隙,走到书报架想找一份报纸或杂志来看。

  所有的书报都被拿光了,只剩下一份我从来不看的小报挂在架子上。

  为了打发时间,我只好看那份小报。

  有一个熟悉的名字吸引了我的注意,是一则航运新闻,特写的记者是三十多年前和我一起跑新闻的朋友。

  三十几年前,他就是跑航运新闻!三十年过去了,他还在跑航运新闻!航运是新闻中的冷门路线,除非有空难或船难,航运记者几乎是报社中的隐遁者,写着一些无关紧要的新闻,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

  无关紧要了三分之一世纪,一成不变的三十几年,人生不蹉跎也难矣!

  想起三十几年前我刚当记者的时候,充满了往前冲的理想与热情,如果我不转换路线、改变生涯,过了那么长的时间,或许也会那样,成为无关紧要、一成不变了。

  高楼目尽欲黄昏,梧桐叶上萧萧雨!也许,没有也许,我们的生命仿如陀螺,在小圈子里转着转着,愈转愈慢,愈转愈慢……

  三十年,准备倒下了!

  突然叫到我的号码。

  我走到柜台,遇到一个熟悉的面孔。

  柜台的银行员是二十几年前帮我开户的小姐,她的微笑、姿势、身材几乎没变。

  但她的脸上已满是皱纹,她的头发已经半白了。

  我想起当年的那个大学刚毕业的银行员,多么的青春秀丽,春风依稀十里柔情,夜月已是一帘幽梦,翠消香减,就像是一个不动的电影镜头,镜中的人速速快转,花瓣正准备一瓣一瓣地辞枝。

  在银行里,我也忍不住低喟叹息!

  时间的速度是难以想象的,流年暗中偷换,你换了你的,我换了我的,有时在镜中看不清的自己,在别人的脸上却看见了。

  乾隆皇帝和法磬禅师坐在金山顶上,看着往来如织的江上船帆,乾隆问道:“这江上每天有多少船来往呀?”

  法磬说:“只有两艘船!”

  “怎么会只有两艘呢?”

  “一条为名,一条为利!”

  为大名大利奔赴前程还是好的!

  可叹的是,大部分人只为了谋生的小利,既未奔赴远方,反而在小小的地方打转!

  轮回不是前世,也不是来生,轮回只在眼前。

  如果人生不是浩荡前行,就是绕了一轮又回到原点。

  蒙昧无知是活在轮回。

  沉沦欲望是活在轮回。

  一再悲伤是活在轮回。

  失去觉知是活在轮回。

  直到有那么一刻,如蝉爬出了焦土,似蝶突破了蛹壳,像蜉蝣冲过了激流,仿佛枯枝抽出了新芽,浓云中飙出了闪电……终于六牙香象截断了众流,金黄狮子吼绝了迷惑,大海潮音唤醒了幻梦,眼前的轮回才露出了曙光。

  我们歌哭无端,我们喜怒无常,我们日夜无明,无非无非,是想在生命的幽微之际找到一丝明觉。

  观照到轮回的起念、追寻与终结,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如箭亦如梭,如风,亦如弓!

  如是观,一切都平息了,轮也不转,回也无悔!


来源:《珍重待春风》 林清玄 著 长江文艺出版社 2014年5月版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主办 地址:北京市宣武门外大街40号 总机电话:010-83138000  信息维护电话:010-83138311

2007-2016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4703号文保网安备案号110102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