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个诗人

2016年03月31日 浏览次数: [ ]



林清玄


四个诗人得到一瓶珍贵的陈年葡萄酒。他们打开酒瓶塞,让那已经沉睡百年的酒,在琥珀中清醒。酒香溢出的时候,诗人的内心开始骚动。

第一个诗人说:“我用内在的眼睛,就能看见酒的芬芳在空间徘徊,像是一群鸟飞入充满精灵的森林。”

第二个诗人说:“我用内在的耳朵,就能听见酒的香气,像是雾鸟的歌唱,又像是蜜蜂飞入了白玫瑰的花瓣。”

第三个诗人闭上了眼睛,高举一只手,说:“我用手就可以摸到这酒的芳香,我感觉到香气的翅膀像花仙子碰到我的手指。”

三位诗人全闭起眼睛,伸手去触摸空中的香气。

第四位诗人拿起了酒瓶,喝到一滴不剩。其他三位诗人张开眼睛,吃惊地望着他。第四位诗人说:“我太迟钝了,没有那样的境界,我看不见酒的芬芳,听不见香的歌唱,也感觉不到翅膀的拍动,我只有用嘴喝它,希望我的感官可以更灵敏,把我提升到你们的境界。”

这是纪伯伦在《先驱》里的一则寓言,嘲讽沉醉于空想而不切实际的诗人。

诗人确实不是平常人,他们是“超凡之人”,使我想起青原惟信禅师说的话:

老僧三十年前,未参禅时,见山是山,见水是水。

及至后来,亲见知识,有个入处,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

而今得个休歇处,依前见山只是山,见水只是水。

诗人与平常人相比,大约是在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的境界,他们的见解、体会与众不同;他们繁复、瑰丽、文明。繁复能使简单的变为多姿,瑰丽能使平淡的变成多彩,文明能使素朴的化成优雅。

喝葡萄酒,使用的是舌头与鼻子,虚华的诗人却用了眼睛、耳朵和手,那最后一饮而尽的诗人,才是懂得喝酒的人呀!

因为,他活在当下,活在美丽的当下。

不只喝一杯葡萄酒,实际的人生也是如此。我们在青春少年时代,依恃着单纯的意志,有着天真而远大的理想,鼓琴当歌、有酒当醉,在爱情与友情里都能刺血立誓,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热情与勇气。

见山是山,见水是水。

然后我们掉入红尘的大河,受到波浪的撞击、瀑布的捶打,或载沉载浮,或随波逐流,或同流合污。我们知道:人生不是那么单纯,生活不是那么简易,情感不是那么清澈!我们穿着名牌的服饰,谈着不着边际的话题,与所有的人寒暄、擦身而过,再也没有什么热情了。

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

有一天,我们从漂流的河中醒来,惊觉到小舟穿行于两岸,如果抬眼看岸,会发现风景在移动;如果回观身处的小船,会知觉小舟在移动。不论是舟行岸移,在生命的河流里,不动是不可能;在岁月的漂泊中,岸上的人看船,或船上的人观岸,感受是完全不同的。

因此,做自己吧!回到质朴、真切、天然的自己,你管别人怎么看!

你管别人怎么想,你管别人怎么说,你只在乎自己的纯心,甚至连在乎也无。

见山只是山,见水只是水!

我用眼睛看美丽的风景,我用耳朵听远方的鸟声,我用双手触摸清凉的河水,我用鼻子嗅闻幽微的花香。

我的舌头只用来品尝生命的美好滋味。

我要做第四个诗人!


来源:《咸也好,淡也好》林清玄 著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2015年11月版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主办 地址:北京市宣武门外大街40号 总机电话:010-83138000  信息维护电话:010-83138311

2007-2016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4703号文保网安备案号110102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