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传统 发挥优势 共创华文出版的美好未来

2009年10月16日浏览次数: [        ]

——在世界华文出版论坛上的演讲
(2009年10月15日 法兰克福)

女士们、先生们,各位华文出版界的朋友们:
  大家上午好!
  很高兴在这里与大家相聚,就“华文出版的使命与未来”这一主题,与各位研究和讨论。首先,我谨代表法兰克福书展中国主宾国活动组委会,向出席这次“世界华文出版论坛”的各位来宾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衷心的感谢!
  今天,我们把华文出版放在世界出版的舞台上来考量和研讨,深感使命崇高、责任重大。这是因为,华文出版承担着传承中华文明、传播当代十多亿华人精神创造、反映海内外广大华人共同心声、吸收借鉴世界各国优秀文化、推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任务。因此,华文出版应当有更大的发展,应当在世界出版业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下面,我从三个方面谈谈对华文出版的意见。
  一、华文出版具有优良的文化传统
  中华民族是世界上历史悠久的伟大民族,中华文明曾经为人类文明发展做出过巨大贡献。中华文明之所以绵延数千年而未中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中国古代出版较为发达,出版完整而全面地记载下中华民族成长的足迹和发展的成就。为每一个中华儿女所自豪的中国古代四大发明,其中有两项就与出版有密切相关:造纸和印刷术。可以说,一部中华文明的发展史,同时也是一部中国出版的成长史、进步史。
  中国古代的出版不仅在记录和传播中华文明成就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出版自身在几千年的发展过程中,也积累了许多宝贵的经验,形成了优良的传统,至今仍闪耀着智慧的光芒,值得我们珍视、继承、发扬和光大。
  1.经世致用、鉴古察今的出版理念。中国人自古把立德、立功、立言看作人生追求的最高境界,作为“立言”载体的图书从来受到高度的重视。中国古代的出版活动紧密与当时的经济、政治和社会生活相连,通过出版物探求真理、传递信息、记录历史、传播知识,进而推进社会的发展和进步。这是中国古代出版的一个鲜明特点,也是出版功能的有力体现。中国伟大的思想家孔子,同时也是中国历史上伟大的编辑出版家,他“论《诗》、《书》,作《春秋》”,其“微言大义”就是要匡救时弊、治国安邦。司马迁在《史记•孔子世家》中说:“《春秋》之义行,则天下乱臣贼子惧焉。”二十四史记载了中国历代经济、政治、文化艺术和科学技术等各方面的内容,完整记录了中华民族的历史,在人类文明史也是独一无二的。二十四史之所以能够修成,就在于每一代古人都试图通过对国家盛衰、民族兴亡的描述警示后人,正如司马光在编撰《资治通鉴》时说的“鉴于往事,资于治道”。
  2.秉笔直书、忠于史实的出版精神。中国古代的出版业尽管曾经有过从秦朝“焚书”、到清初“文字狱”的多次书厄,但是中国出版业更有敢于直言、秉笔直书的传统,特别是史书更是以忠于史实作为最高追求。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中的有些诗篇如《硕鼠》、《伐檀》等,就形象地揭示出奴隶主贪婪成性、不劳而获的寄生本性。《史记》更为我们留下了忠于史实、舍生取义的感人范例。《史记•齐太公世家》曾记载“崔杼弑君斩史官”的故事:崔杼杀死齐庄公后,又把如实记载此事的齐国太史及其两个弟弟杀之、复杀之,可是太史的第三个弟弟和其他一些史官纷沓而至,冒死记录此事,故事生动地讲述了忠实记录历史比个人生命更重要的道理。孔子所提出的重要编辑原则“述而不作”,即保持原作的文辞,不随便添加己意,至今仍为严肃的出版人所遵循。
  3.盛世修典、博大精深的出版内容。中国人有敬书惜纸的习俗,古代读书人更有珍惜古籍文献、重视历代书籍典藏的传统。随着雕版印刷的推广和活字印刷的发明,宋代迎来中国古代出版的黄金时期,开创了中华文化“盛世修典”的先河,极大地丰富了中国古代出版的内容资源。宋代《太平御览》、《册府元龟》和广为人知的《资治通鉴》,都是古代出版业试图穷尽世间知识的积极尝试。宋明清时代的出版,不但种类繁多,几乎涉及了人们所接触的一切文化科学部类,而且体例庞大,卷帙浩繁,取得了辉煌的出版成就。既有科学技术总结性著作如《农政全书》、《天工开物》、《本草纲目》等,更有“包括宇宙之广大,统会古今之异同”的宏篇巨著,如《永乐大典》、《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等。这些丰富文献的编纂,将我国古代浩如烟海的文化典籍加以编排荟萃,其规模之宏大,编制之精密,不仅在中国出版史上是空前的,在世界文化发展史上也留下辉煌灿烂的篇章。中华民族正是以她那浩如烟海的古籍文献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在人类文明史上获得重要的历史地位。
  4.甘作嫁衣、精益求精的编辑修养。编辑工作是出版事业不断丰富发展的产物。中国古代的编辑工作始于春秋时代孔子编定《诗》、《书》等活动。孔子作为中国古代的伟大编辑家,他提出的“述而不作”、“不语怪力乱神”、“攻乎异端,斯害也己”的三条重要原则,至今仍在编辑工作中发挥重要影响。司马光在编撰《资治通鉴》时,从发凡起例至删削定稿,都是亲自动笔,不假他人之手。编完《资治通鉴》后,司马光在给皇帝的《进资治通鉴表》中说:“臣今筋骨癯瘁,目视昏近,齿牙无几,神识衰耗,目前所谓,旋踵而忘。臣之精力,尽于此书。”司马光为此书付出毕生精力,成书不到两年便积劳而逝。据记载,明代《永乐大典》参加编撰者计正总裁3人、副总裁25人、纂修347人、催纂5人、编写332人、看样57人、誊写1381、续送教授10人、办事官吏20人,共计2180人,而先后“供事编辑者三千余人”。中国出版业为中华民族留下的丰富精神财富,凝聚着无数默默无闻的编辑人员的无私奉献。
  5.官民相济、相得益彰的出版机构。中国古代自宋代始,就形成较为完备的刻书出版体系。大体可分为四类出版主体:一是由国家机构出资或主持的图书刻印活动,称为官刻,如国子监、崇文院、武英殿等。这类出版活动资金充足,编辑力量雄厚,质量可靠,是我国古代出版业的主导。二是以士人学者为主体的图书刻印活动,称为私刻。这类出版活动多以学问崇尚、文化推广、知识传播为目的,不以营利为目的,类似于现代出版业的非营利机构。三是以书商为主体的书坊、书肆出版活动,称为坊刻。这类出版活动以市场需求为导向,以营利为目的,商业化程度和采用新技术的积极性很高,是我国古代分布最广、印量最大的民间出版机构。四是寺院刻书,以刻印经书为主。这些官民相济、相得益彰的出版机构,共同构成了中国古代较为完备的出版体系。
  6.不断更新、与时俱进的印制技术。如果说中国古代出版博大精深的典籍文献丰富了人类文明的内容宝库,那么中国古代出版对科学技术的重视和应用,特别是几项重要出版技术的发明,则是中国古代出版促进人类文明进步的直接工具。从最早的甲骨刻辞、青铜铭文、石刻文字,到竹简、帛书的发展,再到纸张、雕版印刷、活字印刷的发明,中国古代出版的载体形式不断更新,其历史之悠久、种类之多样,为其他文明不多见。中国古代出版印制技术的一系列重大发明,不但使书籍的生产印制步入一个个新的阶段,也推动人类文明进入一个个新的时代。马克思曾称印刷术是“最伟大的发明”,他说:“火药、指南针、印刷术——这是预告资产阶级社会到来的三大发明。火药把骑士阶层炸得粉碎,指南针打开了世界市场并建立了殖民地,而印刷术则变成新教的工具,总的来说变成科学复兴的手段,变成对精神发展创造必要前提的最强大的杠杆。”
  7.交流交融、海纳百川的文化胸怀。五千年来,从夏商周文化交融形成中华民族的主体,历经魏晋南北朝、宋辽金元和清初几次大规模的民族文化碰撞和交融,中华文化以她的开放性和包容性,卓然独立于世界文化之林。中华文化“和而不同”的文化观和“有容乃大”的气魄,在中国古代出版中也有生动的体现。比如,佛教自东汉时期传入中国,随着雕版印刷的发明,佛教经典的翻译、刊刻成为唐代出版事业的重要部分,佛教在中国影响深远与佛经出版密切相关,这生动地说明出版在社会变迁中的巨大作用。再如,明末清初,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等和中国学者徐光启等共同合作,翻译、刊印西方图书300余种,引发中国出版史上第一次科技类图书翻译出版的热潮,《几何原本》、《坤舆万国全图》等图书极大开阔了中国人的视野。外来文化丰富了中国图书编撰出版的内容,也促进了中国古代出版业的发展。
  以上这些中国古代出版的优良传统,凝聚着中国古代出版业的智慧,更是当代华文出版进一步弘扬光大的宝贵精神财富。
  二、华文出版具有良好的发展条件
  中国古代出版曾经创造了辉煌灿烂的成就,当代华文出版也面临着很好的发展前景。华文出版具有很好的自身优势,值得我们去把握和发挥。
  一是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为华文出版业的发展提供了丰厚资源。中华民族有五千多年的文明史、三千年的文字记载史,历史悠久,传统文化博大精深,人文和自然资源十分丰富,这是华文出版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贵的文化资源。
  二是当代中国综合国力的提升为华文出版业的发展提供了坚实基础。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以平均每年9.8%的速度迅速增长,2008年,中国大陆国内生产总值(GDP)超过30万亿元人民币。当前,中国进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新阶段,经济实力大幅提升,人民生活显著改善,国际地位不断提高。这是华文出版最可依赖的坚实基础。
  三是两岸三地华文出版已形成的规模和积累的经验为华文出版的发展提供了可靠的力量。中国大陆是世界华文出版的最大基地。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大陆出版业取得了巨大的进步。30多年来,中国大陆图书品种从上世纪80年代初的一万多种发展到2008年的27.5万种,总印数从37亿册增长到2008年的近70亿册。当前,中国大陆出版业的改革开放正在以前所未有的深度和广度展开,出版改革正在从思想观念更新、体制机制创新等方面,为出版业的又好又快发展提供了可靠保障。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下,中国大陆出版市场依然保持着较好的发展势头。特别是中国政府近年实施的“农家书屋”工程,开展的全民阅读活动,给中国大陆出版业开拓了广阔的发展空间。中国大陆出版业的繁荣发展,是保持华文出版发展的持久动力。台港澳地区的出版业开放较早,市场成熟,在出版观念、管理经验、开拓海外市场诸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出版业有相当规模,是华文出版的重要方面。
  四是广阔的海外需求为华文出版业的发展提供了巨大市场。据统计,海外华侨华人约有五千多万人,以母语文化为纽带的华文出版具有很好的海外拓展基础。另有统计,目前外国人学习汉语的人数已经超过4000万人,有100多个国家的2500余所大学和越来越多的中小学开设了汉语课程,中国汉语水平考试(HSK)考点遍布世界五大洲,世界学习汉语的热潮正以20-30%的速度递增。自2004年全球第一所孔子学院在韩国首尔挂牌成立以来,孔子学院目前已建成258所,分布在78个国家和地区。按照规划,全球还将新建一批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所有这些,都为华文出版的海外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看到华文出版的优势和成绩的同时,也要清醒地当前分析华文出版存在着一些问题。比如,华文出版业的整体实力不够强大,与西方发达国家出版业特别是英文出版业相比还有相当大的差距;华文图书特别是学术著作的影响力还不强,当代有重要影响的图书还比较少;华文出版业的发展水平不够平衡,中国两岸四地以外的海外华文出版规模还比较小;华文出版业的单个企业十分弱小,能够参与国际竞争的大型跨国出版发行集团还没形成;华文出版业的版权贸易很不平衡,引进与输出的比例还很悬殊,等等。这些是华文出版面临的不足与问题,更应是我们推动和加快华文出版发展的动力。
  三、共创华文出版的美好未来
  总结中国古代出版的优良传统,我们倍感自豪;审视当代华文出版的优势,我们充满信心;展望华文出版的美好未来,我们更觉责任重大。为了创造华文出版的美好未来,提出四点建议:
  第一,不断壮大世界华文出版的整体实力。近十年来,大陆出版市场强劲增长,台湾和香港的出版市场平稳发展,东南亚地区华文出版实力逐步增强,北美、澳洲地区的华文出版有所进步,华文出版正成为世界出版业的重要力量。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显著提高,随着中国大陆出版业改革开放不断的深化,随着世界华人地位的持续提升,世界华文出版面临着难得的发展机遇。要切实加快中国大陆出版业的改革开放步伐,争取在今明两年基本完成转企改制的任务,推动现有出版集团通过兼并、重组、收购和股份制改造、上市融资等,做强做大,形成战略投资者,形成一批拥有自主品牌、积极参与国际竞争的中国出版企业,使大陆出版成为推进华文出版发展的火车头。要抓住两岸关系出现新变化的有利时机,加快大陆与港澳台地区出版合作的步伐,巩固港澳台地区的华文出版市场。要研究不同地区的特点和优势,积极拓展东南亚、欧美、澳洲等地海外华文出版市场,扩大华文出版在国外出版业的份额。要进一步加强世界华文出版的交流与合作,利用同根同宗的语言文化纽带,以周边国家和地区、世界汉文化圈和西方主流文化市场为重点,有层次、有针对性地推动华文出版走向世界。
  第二,大力推动世界华文出版的内容创新。出版业作为内容产业,最重要的功能是多出书、出好书。衡量一个语种出版业的发展水平如何,不仅要看这个语种出版业的产业规模,更要看这个语种出版业在人类文明进步中是否具有重要的话语权。华文出版在世界出版业中地位的提高,不仅需要把博大精深的中华传统文化传播到世界,更需要把当代中华儿女的思想创新、科学发现、技术进步、管理经验和精神生活等反映好、传播好,积极推动世界经济发展和人类文明进步。要进一步推动华文出版的内容创新,坚持语言与内容并重,坚持传统与当代并重,通过出版更多更好的出版物,努力提升华文出版在世界出版业中的地位,努力提升中华文化在人类文明进步中的话语权。
  第三,切实提高世界华文出版的科技含量。当前,数字和网络技术的广泛应用正在对世界出版业的发展产生深刻而巨大的影响,出版的载体形式、传播方式、运营模式、生产流程、管理手段等不断创新,网络出版、手机出版、电子商务、物流配送等新型出版业态不断涌现。近年来,世界大型出版集团的并购潮流风起云涌,最重要的出发点在于对数字出版主导权的争夺。新技术的广泛应用不仅为华文出版带来挑战,更带来新的发展机遇。随着中国大陆出版业实力的不断增强,中国大陆数字出版业有了较快发展。大陆绝大多数图书出版社都已开展了电子图书出版业务,清华同方集团的“中国知识资源总库”、盛大文学公司的“起点中文网”、方正阿帕比公司的电子书项目等,都取得较为出色的业绩,探索出各具特色的数字出版模式。中国古代出版印制技术曾经领先于世界,相信当代华文出版也会紧紧跟上世界数字出版的潮流,使华文出版永葆青春和活力。
  第四,努力拓宽世界华文出版的全球视野。中华民族从来是开放与包容的民族。当代中国,有3亿人在学习英语,有100多万青少年在国外留学。正因为我们善于在交流中学习,在借鉴中收获,才有今天中国的繁荣和进步。在世界多样化和经济全球化的今天,我们应以更加开放的姿态和更加包容的心态,更好地吸收人类文明的一切优秀成果,使中华文明在充实和完善中不断发展。中国大陆最著名的出版机构商务印书馆自1981年开始编辑出版“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迄今已出版十辑、四百余种,体现了我们这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和发展中大国海纳百川、兼收并蓄的坚强自信和宽广胸怀。华文出版要以宽广的视野、博大的胸怀,积极介绍和引进其他民族的先进科学技术和管理经验,促进世界不同文明之间的交流与合作,推动人类文明共同繁荣进步。

  女士们、先生们,
  语言是文化传播的重要工具,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壮大华文出版,传播中华文化,弘扬民族精神,促进世界和平发展,是华文出版的神圣使命。让全世界所有中华儿女携起手来,共同努力,谱写华文出版的美好篇章,描绘中华文化的壮丽前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谢谢大家。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主办 地址:北京市宣武门外大街40号 总机电话:010-83138000  信息维护电话:010-83138311

2007-2016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4703号文保网安备案号1101020012